首页 > 要闻 > 国际 > 正文

拜登的承诺很贵,3万亿美元估计打不住
2020-11-12 17:11: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美国大选计票工作仍在继续,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已宣布获得胜利。他和竞选搭档哈里斯的过渡网站也正式上线,在四个优先事项中,经济恢复
美国大选计票工作仍在继续,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已宣布获得胜利。他和竞选搭档哈里斯的“过渡网站”也正式上线,在“四个优先事项”中, “经济恢复”仅次于“新冠疫情”位居第二,此外的优先事项还包括“种族平等”和“气候变化”。
拜登和哈里斯的“过渡网站”

毫无疑问,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美国已经被击倒了”:失业率高于大衰退时期,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疫情发生后,高峰时期有超过5000万人领取了失业救济金;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最惨烈跌幅;经济学家预测,全年美国经济折合成年率将萎缩4.3%。

所有这些,都是特朗普留给拜登的难题。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烂摊子”,拜登斗志激昂。他表示,美国经济早已千疮百孔,仅仅回到过去不是他的目标。拜登要做的,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美国经济,让每个美国人都能享有公平的工作回报,和平等的致富机会。

观察家们也由此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拜登经济学(Bidenomics)。

“拜登经济学”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药?

当务之急依然是解决疫情。在拜登的团队看来,“只有解决了公共健康危机,才能解决就业危机”

此外,拜登的短期计划包括:

·为各级政府提供帮助,以确保包括教育工作者、消防员在内的关键行业从业者不失业;

·延长失业保险,以帮助那些因疫情而失业的人;

·为商铺、小企业等提供救援;

·通过招募人们参与抗疫的方式来解决就业,比如设立公共卫生工作群组;

而长期的计划则涵盖了:

·实现美国制造——只有将关键供应链带回美国,未来才不会依赖其他国家;

·建设现代化基础设施,打造能源清洁的未来;

·建立全新的医护和教育体系;

·促进种族平等,这将成为每一个经济议程中的核心。

拜登推文:先是控制疫情,才能恢复经济

拜登将如何实现他的计划?

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拜登此前表示,将在其四年任期中追加3万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包括对清洁能源、基础建设和公共交通等项目的巨额投资,给学生、老年人等群体提供更多的保障,以及给企业带来更多的资金等等。

此外,一系列新的大胆的投资也正在规划中,拜登团队表示,他将加快公布10年投资计划的时间表。

另一方面,与推进大规模减税的特朗普不同,拜登计划撤销特朗普对企业的部分减税措施,并将工薪家庭的利益放在首位。其过渡团队形容,这是要“确保最富有的美国人缴纳足够的税额,来支持(拜登经济)计划的成本”

然而,拜登要实现这些计划并不容易。目前来看,尽管拜登基本锁定总统之位,但美国参众两院大概率会分别把持在共和民主两党手中。“拜登+分裂国会”的模式,无疑加大了拜登政策落地的难度——看看那项在国会“躺”了几个月的2万亿美元疫情援助措施就知道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张腾军就认为,如果最终民主党能同时拿下参众两院,无疑会给拜登的经济计划铺平道路,不管是2万亿还是3万亿,两院的民主党人都会积极地配合。但在“拜登+分裂国会”的模式下,拜登的经济计划无疑会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最终很可能会被削减。

舆论如何看待拜登的政策?

有分析认为,拜登的计划将进一步增加美联邦赤字,目前这个数字约为3.3万亿美元,是二战以来最高。而舆论对此褒贬不一。

支持的一方,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就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当今世界乐见政府出现预算赤字,这样会让他们动用多余的积蓄。但是,我们也希望这些赤字能够提高生产力,从长远着眼,用于增加投资,并强化经济。

曾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的杰森·弗曼则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中写道,长远来看,对高收入群体的增税将有利于支持经济增长的重要措施,对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的投资将促进生产力的增长。

反对的一方更多的是关注拜登在薪资和劳工等问题上的政策,认为是政府加大了对市场的干预。例如拜登希望将最低时薪定在至少15美元,在失业保险之外追加新的联邦补贴,并且扩大今年早些时候给失业者提供的每周600美元的失业保险等。这些政策在自由主义者的眼中都是政府干预市场的表现,而这种“大政府小市场”的模式,引发了自由主义者对拜登政府的担忧。

张腾军对此补充道,从美国这个国家的历史来看,但凡经历大的危机尤其是经济危机,相伴而来的必然是更大程度的政府干预。比如2009年奥巴马上台时,他所继承的美国也是经历了金融危机动荡的美国。而政府干预能够在短时间内有效地控制住经济的危机,能够尽快地刺激经济的复苏,这是一个自然的、历史的规律。

因此在拜登上台之后,“大政府”毫无疑问是会成为必选项,但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依然是取决于两党的博弈结果。但从此前民主党的总统初选中表现出来的左翼激进派和中间温和派的激烈斗争,以及特朗普依然斩获不少于7000万张的选票,足见美国的政治极化已愈发严重。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无论是拜登的经济政策也好,还是其他政策也好,势必都会受到来自党内和党外很大的阻力。

此外还有一种声音认为,拜登的经济政策是拜登政府“左倾”的前兆。对此,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美国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徐亮分析称,与人们过往的认知不同,事实上美国两党的支持者或者说代表的群体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以共和党为例,他们代表白人阶级,但更多的是白人的普通民众;而对于民主党来说,他们代表的少数族裔群体,则可能是群体中的精英部分。此外,在全球化这个议题中,共和党代表的可能是边缘化的声音,而民主党代表的可能是与外界存在更多联系的那部分企业和群体的声音。这是一个值得留意的新的变化。

在徐亮看来,如果用传统的观点去理解拜登经济上的“左倾”,那这种担心或多或少是多余的,毕竟民主党已经与华尔街、与大企业建立了密切的同盟关系。而对于“左倾”的探讨,或许更多的是聚焦在美国国内的社会问题上,比如性少数群体、女性主义、堕胎等议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这个周末,特朗普这条推特需特别关注!
下一篇:聚焦世界晋商(上海)论坛 | 聆听论坛总指挥程田青的观点与洞见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